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气吞水饺的七格福礼德

Lo siendo, no me acuerdo de eso

 
 
 

日志

 
 

走马观花奥巴马  

2009-11-16 10:25:07|  分类: 洗洗睡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到很久以前朋友刘老电话,说什么奥巴马美领馆学生座谈之类,天很冷,我对政治现在也索然无味,听来听去就是要我参加,我说韩寒不是很好嘛,在海外,我们都把他当青年鲁迅,他说他有点敏感了。唉,咱国家,挑人都不会挑,挑一个敏感的,其余事情不就不敏感了么?

然后就是去美领馆了,这个地方在商城那里,就那个外面建筑像是过期鲜奶蛋糕的地方,我在家里刚刚倒腾好莫扎特第十二卷的资料,所以到得有点准时,进去一看,貌似我是最后一个。

美领馆两个官员叫啥名字我全忘记了,邻我的一位是律师,专为同性恋维权的,也很响当当。进去前,这边美领的工作人汪老说,安替也在,我很高兴,心想这个六角螺母面型的人好久不见了,这回定要叙叙旧,结果一看,哈哈,在电视视频的另外一端。

北京人就是好政治,小事一桩,人五人六一大堆,提的问题也政治得很,大牌得很,好像他们都不是博客来的,都是政治局来的,对面那些美国官员也是,回答的时候正襟危坐,要不是深目高鼻,我还以为都咱国家的秦刚他们。

还是广州那个大胡子好,后来我知道他叫北风啦,问人权问言论自由,晓得在今天这些问题比韩寒还敏感,他还照样问,问的时候是那么慈祥,显见得是要我党心神不宁的,美国佬当然也是黑白通吃浑不怕的,不知道回答了些什么,倒是后来北京那边有个王诤的,驳斥了北风的说法,本来我今天也就来美领馆坐一会儿,看看有什么会后纪念品可以拿,一见没有,想走,一听这人的发言,就怒了,这说的什么呀,我的facebook到现在还上不了呢,凭什么你就说咱国家追求言论自由就不是主流了呢?难道你不知道我就是主流么?

作为主流,我得坚持到我发言这一刻。

美国佬的设备真是臭,什么年代了,还ISDN,待我要说话了,机器死机,这也给我上了一堂课,那就是别再抱怨公司那几台渲染机器了,虽然毛发渲染速度慢到杀人的心都有,但总比美领馆这种地方的强。你美领馆艰苦朴素不乱花纳税人的钱,这是不错的,但你也要想想入境随俗是不是。

然后我问了支离破碎的视频画面里那些深目高鼻两个问题。第一个问的是,以前美国靠星球大战拖垮了苏维埃,现在是不是打算搞互联网大战拖垮某个专制政权了?这个问题他们根本就不回答我,估计我是直接点中了他们奥巴马政府的小九九,赶紧跳过为妙。第二个我就直接抱怨说我的facebook还上不了,朋友回我的话我都没法跟人去打招呼回,这个问题容易,他们屁颠屁颠回答了,我一听,基本等于没有回答,秦刚来回答都比他们回答得好,比方说,秦刚至少会反问我,你家里没有孩子上facebook吗?我会回答:没有,因为我还没结婚。然后秦刚又回答:那么,请你结婚了再来提问吧。我说好。然后环目四周,没人愿意,于是此话题按下不表。你看,多么好的一问一答,充满专制民主制度下的温馨浪漫和一塌糊涂般的东方禅机,此中有真意,谁辩我杀谁。

然后就是散场时,待我确认的确没有礼物可以拿后,那个美领馆女官员兴冲冲地问我,咱们怎么才能把奥巴马这场活动推广出去呢?律师不错,很委婉得告诉她,周一不是个好时候,谁会看那个。我比较坏,直接就说,没戏啊,你们奥巴马人是长的漂亮,身材也好,运动员似的,但这是他个人的演出,跟我们没关系,他演完了就回去了,咱中国还是老样子,所以没人会关心这事情。

现在看来错了,至少有朋友很关心,要我赶紧搓一个博文出来,算是对得起普天之下。我想也是,这个世界我不关心的事件也许正是别人非常关心的,那好吧,我就立即写一篇,告诉大家为什么我觉得,你们关心的东西其实根本就不值得关心。

第一,奥巴马更在意的是他国内的医疗改革,那是切实为自己国家穷苦大众服务的一项重要改革,是向欧洲看齐的一套大举动,但这个跟我们没关系,我们要是中了毒奶粉的毒,并不能说,嗨,我关心你们美国奥巴马来华访问,所以我要报销医疗费,直接以美元报销也行,我有国际结算信用卡,抱歉,现代城邦制度还不能满足这一点;

第二,奥巴马来华匆匆走一圈,也就给日本一个样子,就是说,你呢,老实点,我下次就来看望你,否则呢,我没事就往北京上海跑,增加他们国家的博客点击率,在google上把你们的日本博客远远甩开;

第三,搞博客、推特,跟个人新技术媒体秀的互动结合,是奥巴马本人对未来社会充满信心的投射,也是对中国的一次带动。这个带动本身是双刃的:一方面,正如他在就职演说上感慨的,只要你们愿意,我就来帮助你们。现在,他老人家来听愿意的声音了,另一方面,随之信息传播技术的进一步提升,中国的各种金盾工程将消耗越来越多的国家资源,最后会在这场互联网军备竞赛中垮掉,而首先被挤垮的,甚至有可能不是民用互联网,而是军用信息通讯系统。

那时候在美国通过直播,看到那些年轻人,不分肤色得热情拥抱祝贺奥巴马当选时,我当然有一种感动,那是对发生在舞台上一场好戏的感动,因为我知道,在中国不管是谁,虽然一个肤色,我也不会因为他的当选而出门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拥抱。所以,在今天,当这个黑皮肤总统来中国,跟我们一群精心挑选的学生对话互动,如何才能让我产生入戏的感动?

这个世界需要世界领袖吗?

还是当又一个百年过去,当今天我们这些人全部死光后,世界还是这副大屌无裆样?

  评论这张
 
阅读(22749)| 评论(1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