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气吞水饺的七格福礼德

Lo siendo, no me acuerdo de eso

 
 
 

日志

 
 

奇怪的东京之夜  

2008-01-09 12:50:16|  分类: 闲聊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过的城市也算不少了,但很少有今晚这样的感觉,坐机场大巴时,我头顶着寒冷的玻璃窗,看着那些当年父辈在我们土地上打打杀杀的后代,以及那些“役割”、“案内”、“手洗”之类的日语单词,心想学日语学成我这样子,实在是把营养都煮丢了。
那个时候学日语真的很疯狂,大约也是十年前的样子吧,周围也没有个日本人,天天自己跟自己说日语,感觉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种语言,或者这种语言是古语,现在已经没有了。然后今天终于来到了这个语言的腹地,实证了日语的存在性,即便这个实证是不能普适的。
成田机场。nalidakojiao,当年学过,烧成灰我都能把它认出来。
出关时,日本一位地勤空姐很热情上来,说passport,我一愣,她感觉不对,立即换日语问我要护照,其实换不换无所谓,因为日语的护照也是英语的发音,只是发音方式更幼儿园而已。我当时下意识就用日语告诉她,我不会日语,我是中国人。
然后我们就很快进入英语交谈。
想起那时在德国时,一个德国小伙子当着他的伙伴们的面,发音很准得很自信得用日语对我说,请给我们照一张相吧。我用日语回答他说当然可以但我是中国人。于是他一下子脸红了说对不起。
很奇怪,只有遇到日语时我才时刻记得自己是中国人。真是变态民族遇到了变态民族。
而现在我就身处这另一个变态民族的腹地。
想起七年前在小说中臆想将这个地方炸了个底朝天,算是为当年屈死南京城的人们报仇。
 
大哥大嫂新年好!你是我的爷,我是你的儿!
 
再看姜文的《鬼子来了》,顿时感觉到一股做作的味道,也许是我段位提高了,姜文已经很难再唬住我了。
 
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当年拚命学日语,就是为了在以后的战场上用日语喊缴枪不杀。也是为了日本的茶道花道和武士道,以及后来的能乐。越学,就陷得越深,直到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才是中国人,唐朝宋朝的中国人,我们么,不过是蒙古人之后的一群猪羊的后代,怪不得轻易就能任人宰杀,美其名曰和谐社会。
 
也许以后有机会,能去日本更多的地方,秋叶原,京都,等等,或者去了,也没有今晚这样的感觉了,什么都只有第一次才是最珍贵的。不需要经历什么东京爱情故事,这些东西适合缺乏想象力和抽象力的人,对我来说,只要身处其中就行,因每一团都是自由的。
 
2008年1月7日,美国西北航空从底特律飞往东京和上海的飞机半途中,因有小孩忽然高烧,临时转向阿拉斯加的Anchorage机场,当然他们推说是要加油以及天线有些问题,估计是为了防止有乘客要那孩子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于是几百人迟到成田机场四小时,转去上海的乘客只能在这家Excel Hotel Tokyo蜗居一晚,队伍里只有几个年轻的女孩兴高采烈。
 
一路上,我把这五天抓紧画的八四幅storyboard组装到了ppt里,现在,我已经武装到牙齿,就等明天下午跟动画公司的会议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