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气吞水饺的七格福礼德

Lo siendo, no me acuerdo de eso

 
 
 

日志

 
 

Three Passions  

2007-06-13 01:07:24|  分类: 洗洗睡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无数繁杂和破碎的梦中醒来之后,竟然感觉到的,是萨特那个老头子说的厌恶和恶心。有时候哲学家的生理感受和对世界的统觉感受是连通的,我相信萨特在写那两部作品的时候,身体状况并不怎么美妙。
 
一片缺乏秩序的汪洋大海,需要有什么支持,于是我找到了这句被炖烂的话:Three passions, simple but overwhelmingly strong, have governed my life: the longing for love, the search for knowledge, and the unbearable pity for the suffering of mankind.
 
相信我今天是以罗素的眼光在看着老美女的青春发梢倏忽消失在门后,是的,她走了,然后接下来的试镜评论中她再也不会回来,从电影镜头上我并不想反驳制片和导演的职业判断,但我看到的是有一辆盛载美丽的马车,被春天拒绝在道路一旁。
 
我们是在为什么挑选演员呢?艺术和生活在这里剧烈分裂,于是我重新看到动画角色在远处南山下悠然采菊,我想我没法承受在一群希望中挑选最大希望最后仍旧是没有希望的程序,这是对人性的穿刺,我一直以为,这样的穿刺发生在计算机排序程序中才是可接受的,当年我曾为冒泡法等排序程序的思想日夜着迷,但现在却对正在发生的这一切苦恼不已。
 
所以当年知道德国那边也是以排序的方式将我挑选到他们的被邀请艺术家行列以后,我也非常焦虑,一方面我渴望德国和冰岛,但另一方面我希望这是通过骰子来决定。幸好,我后来放弃一个月的逗留赶紧回来了,把这一个月给另外一个艺术家是对这种普遍认为公平合理的人类文明设置造成的牺牲的一个小小补偿。
 
看了一百多个人,看着导演对丝毫没有赢取机会的演员以相同的机会,放大到全世界,每天都有同样残酷的排序程序在上演,仅仅是为了给商业电影链供应上最适配的各色明星,让他们在红地毯上展露笑容,被人民争相传诵阅读。
 
这才是真正的一将功成万骨枯。
 
挑选演员的机制是理性和公平的,即便有偶然因素,但最后选拔出来的必然是最好的,这是一个大自然古已有之的规律,我们可以在卵子外壁总是被最后几个最强壮的精子攻破中得到启示,但我同情那些进入手纸、避孕套、下水道、墙壁以及其他各类匪夷所思地方的精子,他们似乎从一出生就注定没法完成他们的愿望,仅仅是因为我们有一个更大的目标,为了那个目标,我们说,我们制造出理性和公平的竞争机制和淘汰机制。
 
也许就像只有上帝才有资格去创造自然数以外的其他数,也只有上帝才有资格制造优胜劣汰的程序,我们人类在这事情上其实是行为过分的。我们设计的教育选拔制度、商业竞争体系、艺术品拍卖规则,都是反人类天性的产物。有时候,似乎文明和人性就是这样互相冲突。所以,罗素的三个激情其实不是一个自恰体系,我怀疑最后那个对人类不可遏制的苦难的同情,是和他对爱的追求和对知识的追求,互相矛盾的。因为对着爱和知识的无止尽追求,必然会导致人类模仿上帝建立筛选机制,而这个机制越公平,就越会限制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因为这时我们说:我们要理性得克制冲动。
 
我当时盯着他们的面孔观看,总想看到一些原始的sterotype,造成的后果是,现在太多的面孔在我脑子里闪现,还包括不少女性的胸部和臀部,在这欲望的垃圾海洋中我找到罗素,但显然罗素自身就是个色情狂,并且他那蛊惑瑞典那帮文科老头的言语也的确让他在这个公平的竞争机制中得到了奖。
 
还是想想上周连续两天参加了两场宴席更纯粹些。第一场是跟着何锐老头子去同济吃赵柏田的饭,他写了篇关于王阳明的小说,本来我是要去看一帮官僚怎么个官僚法,因为我怀念很多很多年以前元辰带我去吃这种官场客套饭的情景,结果酒过三巡后,我眼里只有哥们,不见官僚,嗯,我觉得以后中国所有上访农民,都应该有机会和那批官僚坐一起喝酒,喝高了,还有啥事不能解决的,我要在国外,就使劲去找那些外逃贪官喝酒去,喝到位了,他们一定都会当场把钱打回国内去,至于酒醒后是不是后悔,那我不管了。赵的小说不错,叙事节奏非常快,能被我表扬的作家少得可怜,所以他的小说不错。但对王阳明的哲学渗透力不够,他不是搞哲学的,算了。
 
然后就是接下来第二天赶紧去华师大听王培的人工智能课题探讨。这回麦田你算是可以有机会小小惊叹一下我的两栖大脑作战能力,之所以小小,因为王培没讲出什么好东西,我以为他会给我演示一个刻画好的数理形式系统,来为他的AGI,即人工普遍智能建立一个平台,结果没有,就一大帮搞人工智能的包括周北海在那里自我壮胆,后来我提醒他们:你们这样没有可行性论证的努力,很有可能类似于当年那些热衷于制造永动机的科学家们的行为。长跟马季似的王培倒是很清醒这种境况,但与会的一位据说来年就能当上中国逻辑学会主席的老知识分子却竟然兴奋得说,这就是科学精神哪。--面对这种义和团式的科学精神,我无语。好在那天见到叶峰和朱京,一块喝酒时把他们的面孔记脑子里,算是大功一场。席间讨论到意识,我忽然有奇怪想法,认为自我意识是构成性的,所以不能成为判断机器人是不是人的条件。
 
小说、逻辑与电影,你们就互相掐吧,回头我找个乾坤一气袋把你们全搂了去。
 
试镜时又走神画了个古脑宇航员,我知道那是在说:原始人也有文明机会,别把他们排序出去。
 
明天贴吧。
 
ozzzzzzzzz....
 
睡醒了,再加一个午睡,可以贴了:
 
 
星际旅行号外篇·古脑宇航员古德里安·七格·穆法沙
 
 
 
 
现实电影人物角色之王金娣
 
 
对了,那天人工智能会议上遇见刚配好甲亢药的Zen,他的甲亢非常厉害,估计太阳毁灭后冰霜世界里能最后生存到进取号回来日子的,就他了,所以赶紧将新出炉的山花第六期给到他手,上面有我的小说《真理与意义》,后面的后记大部分就是他写的,可惜这部分没有稿费,否则他请客吃荷兰牛奶是请定了。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