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气吞水饺的七格福礼德

Lo siendo, no me acuerdo de eso

 
 
 

日志

 
 

两把梯子  

2007-05-30 13:03:08|  分类: 闲聊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嘉映老师要是不站在课堂上,我就会想像他就是一个在公共汽车上抽烟也不会有人敢上去喝止的楞头。然而昨天下午讲的内容大多很水,后来一打听才知道上的是必修课,怪不得课堂里女生很多,本来我想,陈嘉映加上麦金泰尔的魅力还不足以让女生数量超过男生。
 
现在"After Virtue"翻译成了《追寻美德》,但我还是喜欢原来的硬翻书名《德性之后》。
 
很久没听线性语言,所以听的时候经常走神,还跟Zen和宇文光三人偷吃榴莲糖。宇文光不厚道,糟蹋糖果,遂使教室异味弥漫,众学生不知何故,只能死撑到下课算数。
 
我想我坐在那里干什么呢,我盯着陈嘉映的大桔子皮脸看,假设自己是一个粉丝应该有的面部表情,但很快这种可笑状态被取消,因为哲学气味变得稀薄了,于是我整个人就可以疏松膨胀,让有点夏天湿度的空气把我慢慢腐烂掉,孢子会在雨季行动,我的思维方式正在远离线性语言。
 
曾经的线性语言是那么令人激动,从一本厚厚的《正义论》里,我们就可以抽出无穷的苹果拔丝菠萝拔丝香蕉拔丝,但现在没有兴致去做那些事情,如果再翻《正义论》,我将只会对文字堆出的重量感有反应。
 
幸好,麦金泰尔是一个老实的经验主义者,听陈老师说麦金泰尔,走神就成了一种乐趣。
 
演员和哲学家区别到底有多大呢?或者这种并置的乐趣在哪里呢?想起前段日子程亮推荐的陈冲,那个在Saving Face里的陈冲,忽然就想起Stone Council里的贝鲁奇,她们都有一种奇怪的力量,我以前是否定这种克里斯玛说法的,现在不得不承认,面孔的重要性。是的,从陈冲到贝鲁奇,有一种面孔神话在侵蚀我的动画理念,必然存在有些面孔能调动我们祖先对某种偶像的崇拜仪式。我相信陈冲和贝鲁奇的面孔,一定是我祖先所推崇的那种格式。这些,都是原来的数理逻辑知识体系内未曾有过的,现在自己写剧本,每日大脑中角色的音容笑貌钟摆一样晃过来晃过去,让我面临动画理念即将崩溃的前夜。在我的理念里,之所以选择动画,只不过是因为我发现演员这种道具的可塑性或者说可变形性太差,我要一个演员忽然哭得慢慢blendshape成一株梨花纷纷掉落只剩下梨子在枝头傻吊的话,她是没法演的,或者,我就是要梨树当我的女主角,也没有哪棵梨树能做到这一点,但现在,我觉得反过来也问题来了:陈冲贝鲁奇她们那样的面孔,动画世界里也无法制造。
 
她们的一笑一颦,都是视觉语言里的规范样本。所以程亮说,演员一照面,就知道将来能不能红。遗憾的是,动画角色里,目前只有米老鼠和唐老鸭成了国际明星,国内想必也就西游记里的那F4了,并且,它们依据的还不是面孔,而是行动。
 
动画显然没有面孔优势。
 
怪不得当时我一心要主攻的阵地之一,就是动画表情系统。
 
陈老师上课提到了一个他自己的观点:历史主义得不到真理。理由是,把事实还原到历史中,相当于把事件还原到因果性中,都无法取得规范性的行动。比如,对纳粹的审判,如果将他童年期受到的创伤一一罗列以证明他今天的堕落是社会环境的结果,那么,他的罪行就被奇怪得蒸发了。人们会同情他而最终他没有得到相应惩罚。
 
这一点非常得牛。陈老师上了一个下午的课,就这个地方我没有走神。因为麦金泰尔反击罗尔斯时候自己留下的脆落后门现在被陈嘉映打开了。于是我对此终于有了线性语言应该带来的兴奋。
 
课间休息时我问道,这种还原方式造成的后果在法庭上只对陪审团有效果,但对法官来说,他的自由心证是受过严格训练的,他的自由意志将不会被辩护律师的当事人童年期历史追溯而左右。也就是说,我能不能先罗尔斯后麦金泰尔,或者说,先审判罪行,再追抚罪犯?具体点,我先将六四那些犯下罪行的政府官员绳之以法,然后再逐一回顾当时情势他们各自的身不由己,呵呵,他们各自写的回忆录终于可派上用场了。
 
陈嘉映回答说,影响陪审团就足够了。
 
所以现在我觉得,一个好的程序正义还是更重要的。因为它才是协调麦金泰尔和罗尔斯之间冲突的一把梯子。
 
待会儿去见马牛了,一个八十年代以后所有作家中惟一一个挺马的作家。
 
将昨天听课走神的涂鸭传上来,我画的是上课时陈嘉映给我的感觉,当时他正说到苏格拉底时代对什么是实践智慧的看法。于是一个抹香鲸似的伟大人物就浮现出来,透过他眼镜镜片后面的小眼珠子,我相信海洋里的抹香鲸群一定也出现过苏格拉底。权把这画,也当作是协调线性语言和视觉语言之间冲突的一把梯子。
 
感觉到知识系统之间正努力兼容时所遇到的各种心理压力,幸亏,我有榴莲糖,还有椰子粉。
 
 
两把梯子 - 七格 - 七格福礼德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