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气吞水饺的七格福礼德

Lo siendo, no me acuerdo de eso

 
 
 

日志

 
 

从今天起,做一个瓦格纳6  

2005-10-28 02:01:01|  分类: 恶评如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尼贝龙根之歌》,我昨晚在整理行李时,书橱里看到了它。取出来,一翻,天啊,书页已经发黄,摸上去像从海水里醒来一样。才过了多少年呢,八年,是的,那天是一个五月的春天,我在华师大一家公司里,把书放在膝盖上,读得如痴如醉,那时正在攻日语能力一级,那时后来还来了我的第一个女朋友。

最后克琳西德也被自己人给腰斩了。当时读到最后一页,华师大外面春天汹涌,我走出地鼠打造的办公室,感觉这个世界美好到疯狂。

后来再过了若干年,又接触到了瓦格纳,然后在各个电子音像黑店里开始收集他的作品。自然听是听不懂的,对照汉译看也总是老对不上,好些时候都是不知道他们唱到哪里了,前后翻找,十分紧张,那像现在,德文译本在手,吃喝玩乐不愁。

我把那本书放回了书架,过去的日子也就一起过去了。

昨晚向刘琦借ipod,没想到她丈夫那个竟然是20G的那种,惴惴之余,害我折腾到近凌晨四点,才把指环所有的内容转成itune可接受的格式,统统塞了进去,现在好了,811M,15.5个小时,apple将伴随我,在北京杀气四野。

早上10点zen就来了电话,问火车站的机场巴士在哪里。我说你还是先来我家吧。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早醒过来敲键盘的原因。他再过10分钟就会到了,像个为了春游把面包和水隔日准备好后第二天天没亮就冲出家门的小学生,我记得我从小这方面就很沉得住气,为此有一次班主任恶狠狠得表扬我,因为全班就我一个是准时到校的,其余学生,正统统全副武装得在教室里挨山顶垂训。

本来,指环曾经是我梦想攻克德语的一条小道,但昨晚加娜否定了这个意图。她说,瓦格纳的那种句子,古老得今天没有人用了,我想还好没去深入,否则,到时候碰到德国人,满嘴之乎者也,别人一定以为我很有学问到骇人地步。

不妙的是,真面对面,我发现我的德语口语和她的汉语口语一样糟糕,说来说去只会我叫啥啥啥,您今年多大,喜欢德国吗,呆了多长啦?整两个智障。后来,局势终于不可避免,学习时间一过,赶紧两人都用英语爽了一把各自的口腔,没有想到,有一天,这门语言成了我的按摩椅。

zen要来了,我得起床了,现在,没有什么都阻挡我走向北方,要是我身份证能保证不遗失,机票能保证不遗失,飞机能保证不遗失,以及这个世界能保证不遗失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