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气吞水饺的七格福礼德

Lo siendo, no me acuerdo de eso

 
 
 

日志

 
 

地主农民辩证法  

2005-10-18 23:52:26|  分类: 黑森林里的秘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初小学老师教育我们到底是“工人养活资本家,还是资本家养活工人”时,引经据典,口水滔天,但我还是两眼迷茫,心想这不明摆着的道理嘛,当然是工人养活资本家了,因为工人是在干活啊,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还要教育我们呢?难道这世界竟然有很笨的人,认为是资本家养活工人吗?

 

看来笨人是不少,德国就好多。不过德国人是用童话教育孩子,可比咱中国人板脸上政治思想课有趣多了。在《巨人的玩具》(Das Riesenspielzeug)这个故事里,说的也是差不多的内容,不过矛盾主要是落实在农民和地主身上。

 

故事说:从前有个巨人家庭,一天巨人家的女儿穿过森林来到人间,看到从没看到过的铧犁、农民还有他的马,就用围裙包了带回家,她爸见她满脸喜滋滋的,问怎么回事,她女儿把围裙往桌上一摊,父亲见了,大吃一惊,语重心长地说:孩子,这可不是玩具,这是农民啊,赶紧放回去,要知道,没有他们的辛勤耕耘,就没有我们巨人的家园。

 

同名的故事,德国浪漫时期作家阿德尔贝特·冯·沙米索(Adelbert von Chamisso)也写过,沙米索的叙事诗版本里,父亲的话更直接:

 

快点照我说的去做别牢骚;

要是没有农民,你就没有面包;

农民让巨人家园抽枝发芽,

农民不是玩具,是我们的老大

 

Sollst gleich und ohne Murren erfüllen mein Gebot;

denn w?re nicht der Bauer, so h?ttest du kein Brot;

es sprie?t der Stamm der Riesen aus Bauernmark hervor,

der Bauer ist kein Spielzeug, da sei uns Gott davor

 

不过严格说起来,当年我们那些做政治思想教育工作的,对德国人的这种说法肯定不满意,因为很明显,这是地主自己在假惺惺嘛,就像冯塔纳(Theodor Fontane)的叙事诗《来自哈韦尔兰德吕贝克的冯·吕贝克先生》(Herr von Ribbeck auf Ribbeck im Havelland)里,容克老地主吕贝克也是个假慈悲。因为他担忧自己死后,穷人孩子怎么才能继续吃上他给的梨呢。所以啊,等到民主德国成立后,那颗梨树就被俄国士兵砍掉了,而冯塔纳的这首诗歌,也被禁止传播。当时,流行的是“容克之地在农民之手”(Junkersland in Bauershand),想想中国的“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之类的口号,两边一比较,就发现原来德国人和中国人一样:就算是革命,也要讲压韵。

 

结果折腾了半天,两德统一,该私有制的还是私有制。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想一想:如果地主都是善良的,那么地主制度是不是也是善良的?还是不管人性如何,只要制度万恶,那么就该彻底打倒?抑或,根本这些就全是成人瞎编的童话,实际上任何伦理上的道德推定,都无法延续经济结构自洽的内在逻辑?

 

也就是说,回到最朴素层面,即便我至今还认定,是工人和农民养活了世界上所有的地主和资本家,但是,这个认定我必须把它局限在最朴素层面,要是加以任何慷慨激昂的理想主义推定,那么到头来,我看是谁都养不活谁。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