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气吞水饺的七格福礼德

Lo siendo, no me acuerdo de eso

 
 
 

日志

 
 

雌雄大盗  

2005-10-11 21:28:08|  分类: 黑森林里的秘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得承认,我是看了两遍《一群二流子》(Das Lumpengesindel),我才慢慢明白这个故事,不仅可以当做是个德国乡下人之间的恶作剧,也可以当做是一个关于杀人越货的过程记录。

 

它讲的是一只小公鸡和一只小母鸡,一天进山去吃坚果,吃饱了懒得走路回家,就造了辆贝壳车想代步,这时坚果山的主人,一只鸭子跳出来说是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结果鸭子反而被打败,成了拉车的。在回去的路上,小公鸡和小母鸡又收留了两根酒喝多了的针。晚上他们在一家旅馆住宿,作为报酬,他们愿意支付旅馆主人这只据说会每天下蛋的鸭子,以及旅途中小母鸡生的一只鸡蛋。然而天蒙蒙亮时,这两家伙就吃掉了那鸡蛋,鸡蛋壳扔炉子里,两根针分别藏毛巾和椅子里,然后逃跑。那鸭子也趁乱游泳逃走了,第二天旅馆主人醒来发现什么都没得到,却被炉子里的鸡蛋壳崩疼了眼睛,又被两根针给戳得哇哇大叫。

 

如果我们改写上述情节,那么就会是一男一女两个雌雄大盗,偷农场主的东西,并强迫农场主给他们开车,路上收留了两个路人,在旅馆住宿时,用自己的孩子和农场主骗取旅馆主人信任,半夜三更,杀死自己的孩子,嫁祸于人,那两个路人则被胁迫成了帮凶......

 

本来,做这样的解读是有些过分,因为这故事不少地方是很幽默的,比如,当那两根针要搭车时,他们的理由之一是,他们站的地方是很小的。而小公鸡呢,则是警告他们,当心不要站在他和小母鸡的脚上。

 

但读到以下这个情节时,我的神经一下子敏感起来了:

             

第二天刚蒙蒙亮时,大家都还睡着,小公鸡叫醒小母鸡,拿了那鸡蛋,将它啄破,一块儿把它吃了。鸡蛋壳则扔进了炉子里。

Frühmorgens, als es d?mmerte und noch alles schlief, weckte H?hnchen das Hühnchen, holte das Ei, pickte es auf, und sie verzehrten es gemeinsam. Die Schalen aber warfen sie auf den Herd.

 

在中国我最不能忍受的一道菜,叫“母子相聚”,就是将母鸡肉和鸡蛋炒在一起,我当时也傻,吃好了才明白这菜名的残忍之处,当时差点就没把吃下去的给呕出来。后来又在一本《写食主义》的书上,看到作者一脸肥肉得陶醉于这种残忍之中,才明白建立如此野蛮的语言-对象关系,也就中国这批书读到石器时代的知识分子能做得出。

 

所以,一俟读到小公鸡和小母鸡啄食自己产下的鸡蛋时,我真的是不寒而栗,这不仅仅是食子行为,而且行为者还不是成年人(小公鸡H?hnchen和小母鸡Hühnchen的后缀-chen,多用于修辞未成年状态)。然而,中译本和英译本却把它们都翻译成了公鸡和母鸡,丧失了原来隐喻里那更可怕的意义。是的,隐喻能帮助我们叙述和描写很多我们根本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并且在全世界众多好心的翻译大伯翻译大妈的鼎力帮助下,使得隐喻下的黑暗成了一片光明的童话,以至于我们到了成年,还能毫无罪恶感得弄出“母子相聚”这种菜名,有些人还要为之写书作论。而这些,又岂是鲁迅说的,满篇就写了两个字“吃人”所能一言道尽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