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气吞水饺的七格福礼德

Lo siendo, no me acuerdo de eso

 
 
 

日志

 
 

从莫扎特到巴瑟瑞  

2005-11-03 23:37:31|  分类: 走小资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07-21 01:33的东西,看来三个多月过去,就要一朵蘑菇一世界啦。

如下:

 

我想我的确不适合听莫扎特,去年冬天在老贼那里,他双手端出古老的重胶唱片,让我欣赏他的莫扎特,起初我是有耐心,尽量让自己沉浸在舒缓的旋律中,并不时为莫扎特偷懒而天才的发挥略加赞叹,窗外的太阳苍白如纸,午后的中国红茶渐渐冷去,终于我忍不住了,说,你家为什么没有瓦格纳。

德国知识分子一般都讨厌瓦格纳,就像我们中国知识分子大多鄙视郭沫若一样,但换个文化环境下成长的,就会因距离产生美。对我来说,瓦格纳曾经是我的一切,为此可以在方便面中度过一个又一个穷夜。

后来那天回自己住处的时候,硬是靠MP3里早灌录好的漂泊的荷兰人给慢慢拉转回来,从U6到中央车站再到Feldafing,足足有一个半小时,我就在瓦格纳的重磅男女高音中,慢慢抹杀掉莫扎特。

窗外全是肥胖而难看的涂鸦字母,Pasing之后好几站都是满目仓痍,带狗进来的老太太都哆哆嗦嗦,那些狗都安静得像死了一样。

我想我很久以前是尝试过接近莫扎特的。那时一个朋友从香港为我买了盘他的Requiem,那是我的第一盘正版的CD,至今还保存着,不喜欢这作品,但友情永远是在的。

我得承认莫扎特在写这部作品时他一定想了很多,这个一辈子都在挥霍自身才气的家伙,在幻觉的勾引下用死亡写下了这部不朽之作,然而我却沉不下心进入。我那朋友说了,说等我年纪老了,至少40岁以后才能进去。我仗自己聪慧过人,哪里肯服输,硬听,果然不得其门。

所以现在听巴瑟瑞的Requiem,一下子就觉得亲近了好多,这支瑞典的黑金属乐队,虽然这部作品的主唱并不被人看好,Riff也寻常,solo也勉强,但我喜欢,缘由是我得不到莫扎特的灵魂,那我就得到巴瑟瑞的精神,反正他们都是Requiem。

想着自己也许有一天貌似会结婚,进入两人世界,忽然有些惶恐,将来是还可以听巴瑟瑞他们这些黑金属,也有机会自己做mix,把中国粗口和戏曲全部改编成史诗死亡,但是不是人的境地会变化?会变得向流行乐曲妥协,会整天去打听什么青春偶像派吗?会为了孩子去哼一下老祖母级的儿歌?


不知道想着结婚的人们都在思考着什么呢?还是这样的事情根本不用思考?时间一到,男女就地伏法便是?

昨晚出去跑步,把右腿关节跑了点扭伤,记得小时候长跑跟玩一样,现在连玩都要小心翼翼了,莫非这就是成熟的先兆?

不想这些了,学习去,用智力干掉一切牛鬼蛇神~

 

又一片

2005-7-21 23:46

 

终于看完瑞芬斯塔尔的《圣山》(Der Heiliger Berg),终于知道这个大脸盘的舞技和演技也就这样了。她的腿上肥肉太多,不适合做露出整条腿的舞蹈动作,但她做了,她脸部轮廓太阔,我总感觉是在看一个蒙古女人。

倒是这个故事本身非常的Liebe und Tod,似乎那段时间德国人就是在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中间打转,以至于他们表现爱情友情的手段也与其他文化尤其是亚洲文化不同。要中国,这最后准是误会消除,小的那个认了舞蹈家做姐姐,大的那个将舞蹈家娶走,要是给舞蹈家再安排个妹妹,那就一切皆大欢喜。

但最后德国人在显示了一晚上的伟大友谊之后,迎着阳光坠入深渊。

这里面也是有编剧狡猾的,当晚舞蹈家向老妇人承认她仅仅是把那小的Digo当成一个孩子。

切,当孩子还一副爱欲满身状,这瑞芬斯塔尔演这个Diotima倒是演得顺手,我看着都觉得是姐弟恋或母子恋呢。

还是那个大的好,也没个具体名字,竟然就叫Der Freund,直接称呼朋友,抽象得要死,然后带着手风琴爬上绝顶,疯狂卖唱给暴风雪听,不磕药也这么high,怪不得舞蹈家喜欢他喜欢得要死。

希特勒喜欢这电影,我看还是高山这个男性象征有味道,希特勒也许在他的性幻想中,将高山作为一种阳性伟岸来处理,那些愿意在暴风雪中死于高山上的,都是英雄,而躲在温暖屋子里喝啤酒的全是一群猪。

所以他才会下令围攻斯大林格勒的部队不可后撤一步,顶在那里,就是友谊,就是对高山对大海对天空的坚贞,所以影片末尾除了多此一举地告诉观众,此人的行为超过精神之山外,还特地另外打了个巨大的Treue,把我吓一跳,德文旧式花体字母非常难认,就跟当年我初中时学繁体一样,一个字要认老半天,还好在家里放,能停格,最后四个字母也容易辨认,才把“忠贞”这德文单词给认出来。

想来希特勒一生都在追求忠贞,对自己的事业,对自己的战士,对自己的盟友,然而似乎只有戈培尔是配得上他的,希姆莱太奸诈,戈林太自狂,赫斯太疯颠,隆美尔太有自己原则,然而忠贞是不需要原则的。

所以最后他有个爱娃陪他一生,真是幸福死了。是的,他的死,让全世界的人终于又得到了幸福,然而就个人生活而言,斯大林幸福么?罗斯福幸福吗?丘吉尔幸福吗?

有时我想在不考虑犹太人这件事时,瑞芬斯塔尔佩服希特勒也是我佩服希特勒的缘由:纯粹地孤注一掷与绝望地死守信念,是一切做大事的人物所具备的应有品质,如果在审美层次上我们能接受乌江边自刎的项羽,那么,同样也应该接受希特勒这个地窖艺术狂。

但瑞芬斯塔尔真的不是我喜欢的舞蹈家类型,肥满,满的不成样子,作为舞蹈家应该瘦得跟夜精灵一样才是啊。那么胖,做土尔其肚皮舞娘不是更有前途吗。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